Octavius

一些无处安置。

脑洞 黄渤/张涵予

cp:黄渤/张涵予 影帝组
问问这对儿有没有组织(想什么呢。

#
黄渤有处女座的小洁癖,不喜欢醉汉。但是张涵予喝多了就很乖,迷迷瞪瞪端坐在车座上,反而让他觉得有点可爱。

#
张涵予不是黄渤喜欢的类型,黄渤喜欢漂亮的,大众意义上的漂亮,大眼睛小嘴巴高鼻梁,精致又好看。而张涵予就是一个糙汉,剑眉虎目,棱角分明,却能在特定的情况下,用一双失了神的眼睛把黄渤撩到呼吸都短了半截。

#
“哥,你家在哪儿?”
黄渤这么问,喝醉的影帝一点反应也没有,于是他干脆不叫哥了,一声涵予带着一分试探两分无奈,余下七分尽是耐心与温柔,绕着舌尖绵长厚重,细品起来还带着酒香的余味。

分享一个瘦身成功的企鹅磊

明-渊:

七夕节,送惊喜!王牌特工伪预告隆重出炉,一直单身的Kingsman光头特工梅林自感年老,想就此步入婚姻殿堂,此时他有两个选择,是青梅竹马的哈利,还是年少力强的蛋蛋,一切都还未知,而哈利和蛋蛋之间又究竟发生了什么呢?敬请期待王牌特工之梅林单身日记。(P1为双语字幕,P2无字幕)

感谢 @叫我凶残喵神 为封面配图!

duredhil:

七夕了发个【吴邵】糖~转圈圈~~【方高衍生】


黄磊的眼睛很大,忽闪忽闪的,一睁一阖就把天上的星星都藏了进去,笑起来便是一阵穿堂风。而黄渤的眼里则蕴了一方湖泊,湖面上飘着被岁月碾碎的落叶。当他们相望,秋水裹银河。

都是直播的截图,随手调了个颜色。
p1~6黄磊老师个人
p7 双黄
睡醒再去截小ber的,晚安安。

【梦间集】紫薇软剑语音剧情整理

云养剑

一把废伞:

自己听的,如果有听错请指正,尤其是和金铃儿的连携技,我听到死都没听明白是哪几个字,最后感觉是这四个……
花开语音感恩清影
隐藏语音感恩迪布朗sp





图鉴:
我是紫薇软剑,所谓刚者易折柔则长存,无论兵器或是武功招式俱是如此。至于后来的事,现在多半也是无人知晓了。


官方宣传pv:
【中】:哼!没有经历过被抛弃的绝望,没有从死亡中涅槃,如何能明白力量的重要。
【日】:残忍?死亡便是残忍吗?你真可爱……真无知……


入队:此事舍我其谁。


队长:何须这么多人,我一人足以。


出招:随缘吧。


主动技:软剑无常!


绝杀技:弱小之人,注定败于强者剑下。


连协技:锋芒毕露/刚柔并济/柔能治峥


胜利:不堪一击。


奖励:若是想要,就快快拿走。


受击:呃!


重伤:蛇腹之中,尚不能取我性命,何况……尔等。


死亡:想不到汲汲营营这么久……还是迎来这……归于天命的时刻。


失败:哼,不过是耍了些手段罢了。


探索:修罗场我也走过,何惧这区区凡间。


寻梦:和人来去与我无干。


灵犀:时间累积铸就的成果,值得庆贺一番。


强化:获得力量的感觉总是让我身心愉悦……


花开:伴随着修为的提升,总会想起许多令我厌恶的往事……


触摸语音1:
束发的金蛇?那是为了纪念陪伴我很久的一位朋友


触摸语音2:
我讨厌蛇……非常讨厌。可长久以来一直陪伴着我的,却只有那条蛇而已


触摸语音3:
很好玩么?当心玩火自焚


触摸语音4:
别人做不到的事,我可以做到。别人未经历过的事,我经历过。前路于我,又有何惧


触摸语音5:
以弱胜强,以刚克柔,而境界极高者,亦能以柔克刚


触摸语音6:
你这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姿态还真是令人佩服


隐藏语音1:
……随你吧


隐藏语音2:
礼物……这是在讨好我么?没有用的


隐藏语音3:
若是以前的我,你此刻已不会站在这里


隐藏语音4:
该说你无知无畏,还是勇气可嘉





紫薇出现剧情章节及个人回想(【内为紫薇语音内容】,[内为旁白]):


【桃花仙岛】
[海风中传来阵阵扑鼻花香,所见之处,俱是桃花烂漫。]
主角:
桃花岛真是名副其实啊~才走几步,便已如临仙境。
绿竹棒:
嗯……果然是好景色,名不虚传!
金铃索:
虽信美而非吾土兮……
主角:
嗯?金铃你在说什么?
金铃索:
没什么。
[突然,前方传来一阵喧哗。]
倚天剑:
似乎有人被魍魉围困。
屠龙刀:
魍魉么!等的就是它们!
玉箫:
………………
怎会有外人在此?莫非……这些人也是你的同伙……
紫薇软剑:
【真是烦人的东西啊。】
玉箫:
不是同伙么……他们是何方神圣,竟能打破结界登岛……
屠龙刀:
前方何人?可需要帮忙?
魍魉:
嗷嗷嗷嗷嗷!


【紫薇软剑】
[翌日一早蛾眉果然如约前来,将我们带出了桃花林。]
[可是我们刚刚走出桃林,就又遇上了昨日上岛时被魍魉围攻的那个青年。]
[是那个人?!]
紫薇软剑:
【我只是来取回我的东西,就此退下,我还可以饶你们不死。】
玉箫:
阁下……还真以为桃花岛是可以任由你来去自如的地方了?
即便是杀了我,只要有这奇门八卦阵在,你也休想离开桃花岛一步。
这地动是海啸前兆,这是你引起的吧,你究竟想要什么?为何日日在此徘徊!
主角:
仅凭一人,竟然能引起这海啸?
紫薇软剑:
【呵……这就吃惊了?那就让你们看看更大开眼界的东西吧。】
魍魉王:
嗷嗷嗷嗷嗷嗷!
玉箫:
魍魉王!!!原来你等的就是这个。
紫薇软剑:
【陪你们玩玩倒是未尝不可,可惜我还得尽快把这心魄结晶带回去,恕不奉陪了。】
[紫薇软剑将手置于一旁魍魉王心脏位置之上,伴随着魍魉王的胸口浮现出的事物,魍魉王发出了凄切的悲鸣。]
主角:
啧,你对同伴还真是残忍啊,竟然活活掏出了它的心脏。
(看他的眼神毫无怜悯,但并非嗜杀成性之人,莫非这魍魉王与他并不是同伴?)
紫薇软剑:
【残忍?与他们而言这才是真正的慈悲。】
玉箫:
你眼中的慈悲,还真是与众不同。
紫薇软剑:
【只有被抛弃,才更加渴望体现自己的价值啊。你们这种人,又怎么会懂呢?】
【世间万物终有一死,它们,你,我,俱是如此,没有人会例外……呵……说的再多,你们恐怕也不会懂得……】
【与其怀抱悲伤默默死去,不如尽情品味将死之前的这段时光。】
【你们也好好地享受这个过程吧。】
屠龙刀:
想走?没那么容易!


【紫薇离去】
紫薇软剑:
【哼……倒也有点本事。】
【若不是还要把心魄结晶带回去,真想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绝望。】
[那人话音刚落,身形一闪,就再也看不到影踪。]
[而被他掏空了心脏的魍魉王却并未死掉,反而疯狂地嘶吼,朝着岛屿中心狂奔而去。]


【紫薇之念】
[即使海面已经风平浪静,但我心中仍然残存着大战的余韵。]
紫薇软剑:
【只有被抛弃,才更加渴望体现自己的价值啊。你们这种人,又怎么会懂呢?】
[他眼神中透出深重绝望与恨意。]
[简直判若两人……他……]
[和我记忆中的他……]/[和本来的他……]
[我记忆中的……他?]/[本来的他……是什么样子?]
[他的过去,我……应该知道……吗?]
[总感觉……有什么东西就在眼前,却又犹如笼罩着一层浓雾一般……让我即使伸出手,也无法触及。]


【幽冥深处】
[梦。]
[我独自在黑暗之中寻觅,抬眼望去,是无尽的幽暗空虚。]
[我独自在漆黑之中挣扎,几斤窒息,在这个孤寂的世界里,没有人能够拯救我。]
[我从噩梦之中惊醒,夜已深,我披衣起身,悄然走入庭院。]
[没有意外的,我找到了紫薇。]
[这个男人似乎从加入我们的那一刻起,就完全没有要和其他人共处的打算。]
[他一直独来独往,即便是最低限度的交往,也不屑于去做。]
紫薇软剑:
【哦?】做噩梦了?
[看似在询问我的话语中,却连一丝疑问也无。]
[我在紫薇的身边坐下,银色的月华辉映着紫薇的长发,整个世界仿佛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薄纱之中。]
[不知为何,只要看到这个人,就会感到莫名的熟悉,仿佛我们彼此在久远的过去就早已认识。]
[尽管我搜进脑海,也无法找到丝毫关于这个人的记忆。]
[我,本来就没有过去的记忆。]
主角:
……只要我一睡着,就会陷入梦中,梦里的我似乎在寻觅些什么,又好像在逃避些什么。
那梦中,只有无尽的黑暗,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
我……很担心自己就此沉沦于梦境深处,再也无法离开。
紫薇软剑:
【呵。】那些不过是源自你心底深处的恐惧而已。
[紫薇淡淡的扫了我一眼]
[纠缠我的梦境,只是……我内心的恐惧?]
主角:
我一直以为那些是来自我所失落的记忆……
紫薇软剑:
【哦?】既然如此,你又为何在这里与我进行这毫无意义的交谈,而不是重新回到你的梦中找寻你那失落的记忆?
主角:
我……
[我轻咬下唇,无力的想要反驳紫薇的话,却无言以对,不管说些什么,都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个懦夫而已。]
紫薇软剑:
【哼。】你所寻觅的,正是你所逃避的,而你恐惧的,正是你口口声声想要寻回的过去。
【呵。】承认吧……你在逃避你自己的过去,逃避过去的一切
主角:
你不也是和我一样么,所以你才会像现在这样封闭自己,拒绝所有人
[紫薇面色一变。]
紫薇软剑:
【够了!】我无需向任何人解释我的过去。
[紫薇转身离去,随着他远去的背影传来的话语就如这月色一般清冷。]


【苦海无涯】
[梦,无尽的梦,梦中所有俱是一片模糊,仿佛我在从极深的水底仰望这个世界。]
[不知从何时起,我的梦境渐渐发生了变化……]
[我独自被泅泳在漆黑冰冷的海底,远方是模糊晃动的人影。]
[好希望,有谁能来救我。]
[我张口试图呼救,涌入口中的却是冰冷的海水。]
[好黑,好苦。]
[我试图挣扎,若是再这样下去,会经历非常可怕的事。]
主角:
谁能,救救我……
[一如既往的,我在庭院中找到了那个人,月光下的男子,仿佛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银辉,一如谪仙。]
[这样的深夜,总给我世上仅余我与眼前之人的错觉。]
紫薇软剑:
【哦?】又从你那无边的黑暗之中逃走了?
主角:
要是能有人……可以带我走出那片黑暗就好了。
紫薇软剑:
【呵……】居然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这样的人,该是多么的可悲啊。
【呵呵(笑)。】这世上,永远没有人能救你,能就你的,永远只有你自己。
【哼。】不过,还真是令人厌恶啊……
[紫薇突然接近我,近到我几乎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吹动着我耳畔的发丝。]
[我的鼻息间传来一丝若有若无,却令人无比怀念的味道。]
[明明是第一次这么接近这个人,可为什么会觉得眼前的人熟悉到令我想哭呢。]
紫薇软剑:
【啊……】你明明可以成为一切,明明可以做到任何事……
【哼。】你明明可以成为我所期望的那个人……
[眼前的人微微的摇了摇头,尽管没有说出口,但我明显的令他失望了。]
紫薇软剑:
【哼。】你就一直怀抱着这种期待着别人来拯救你的想法,不断的逃避下去好了。
[清冷的声音,如水纹一般,在夜色中微微荡漾开来,消散不见。]
[却在我的心头,刻下一道伤痕。]


【残梦彼端】
[梦……]
[又是梦……]
[永远,永远,只有这梦,如冥海一般,无边无际,永远也没有尽头……]
[可是我所希望见到的那个人,却从未曾入我梦中。]
[在这深渊迷梦之中陪伴我的,永远只有彼端那群模糊的人影和无边的痛苦孤寂。]
[醒来吧,若是就此醒来,便不会再如此的痛苦了。]
[但若就此醒来,也就等同于再次屈服于自己的恐惧。]
[我,并不是懦夫。]
[我握紧手,暗暗告诉自己。]
[即便是再怎么悲伤的,痛苦的,可怕的回忆也好……]
[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回忆的一部分,亦是我自身的一部分。]
[接受过去,就是接受自己。]
[然而就在我即将穿越深海,触碰彼端模糊人影的一瞬间,一丝阴霾涌入我的眼帘,那个身影是……]
[在那一刻,我动摇了。]
[梦境如水泡一般破碎四散,我从梦境中醒来,徒留一室孤寂。]
主角:
只差一点点而已……
[总觉得若是能够触碰到梦境彼端模糊的人影,便能拼凑上残缺不全的记忆一隅。]
[我披衣奔入月下的庭院,紫薇清冷的身影,却是我此时唯一的慰藉。]
主角:
你何以能如此坦然的面对过去的一切呢……你难道就不曾挣扎过,痛苦过么?
你难道就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迷惘么……
[紫薇淡淡的扫了我一眼,对着月亮举了举手中的酒杯,仿佛在向何人致意一般,随即一饮而尽。]
紫薇软剑:
【呵。】这世上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,有的只怕是尚未被逼至绝境的人吧。
[我夺下紫薇手中重新斟满的酒杯,仰头饮下,苦涩的酒浆如烈焰一般灼烧着我的喉。]
主角:
咳咳咳……
[紫薇轻轻笑了起来,然而嘴里吐露的话语却冰冷无情。]
紫薇软剑:
【呵。】当你再无其它退路之时,眼前仅有便是唯一的选择,无论对错,也都只能走下去。
【呵。】不过……像你现在这样被众星拱月的簇拥着,呵护着,躲在众人背后,永远不需要弄脏自己的双手的人,又怎么能够理解呢。
主角:
我也希望能去接受过去的一切,可那些来自记忆深处的阴影就像蛇一般就缠着我……
紫薇软剑:
【呵……】这些不过是借口罢了,即便是蛇一般纠缠你的过去,若不能彻底摆脱,你也只能学着去接受它。
【呵。】何况一旦接受了,你就会发现,即便是蛇,也是有它的可爱之处的。
主角:
就算接受了又如何?你又能有多快乐?你也不过是个害怕自己过去的人而已!
紫薇软剑:
【哼。】够了!你无需知道这些!
【够了。】别试图去触碰我的过去,何况就算知道,又能如何?
[紫薇的身影,消失在夜色中。]


【安得蹊径】
[我再次在深夜的庭院中见到紫薇。]
紫薇软剑:
【无聊的事儿就别来烦我了……】
主角:
我只是想向你说声谢谢,还有……对不起。
紫薇软剑:
【哦?】
主角:
对不起……对你说了过分的话,我并不是有意要刺伤你的……
紫薇软剑:
【呵。】你该不会……是在同情我吧?
[这一刻,我深深的了解到,眼前的男人是如此的骄傲。]
[骄傲到任何一种同情,都无限近似于对他的侮辱。]
紫薇软剑:
【哼。】我可不需要同情和眼泪这种廉价的东西。
主角:
我只是觉得,你已经无需再为了向什么人而证明你自己而自苦……
[紫薇打断了我的话。]
紫薇软剑:
【哼。】我无需向何人证明自己。
【呵。】力量源自内心,并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多一些,或是少一些。
真正的强者,本就无需证明。
【哼。】只有无能之辈,才需凭借任何手段来证明自身。
[我静静的听着紫薇对我诉说。]
[尽管现在我仍被拒于紫薇的心门之外。]
[但就像那梦境一般,]
[只要每天能比之前更接近他一点,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。]
[终有一天,我可以寻觅到通向他内心的道路。]


以及还有首页的一句【梦间集】x。







感想:老子不服,我他妈都和紫薇生死与共了,凭什么我还被拒于心门之外!我要求刷到契合9999再加一个等级叫子孙满堂,个人剧情大概是紫薇说他爱我【不是你等等这OOC炸了

画不出我彭万分之一的美貌